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i.delai 的博客

多点人生经历,多点享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寻“鹤翥鸾飞”见报了(47)  

2013-05-29 15:35:28|  分类: 郡守李拔摩崖石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登宁德白鹤岭寻觅清乾隆年间曾在福宁府任郡守李拔题摩崖石刻“鹤翥鸾飞”,福宁府志里面还是注“鹤翥鸾翔”,所以说网上有的说“鹤翥鸾翔”依据福宁府李来的,没见过摩崖石刻,错是府记错,但白鹤岭上摩崖石刻是“鹤翥鸾飞”。

宁德晚报记者林鹏浩,90后。他能关心并写报道《网友寻踪:白鹤岭古官道》,才引起福州宁德两地驴友集结再登白鹤岭。

今天看到记者写《福州宁德两地驴友集结寻访 鹤翥鸾“飞”,我们终于找到了!》
的报道,文笔流畅,语言简洁,用一整版篇幅报道了,后生可畏。

现先转载,让大家分享下。

感谢福州博友囊邮斋,穆睦三人禾-小客

感谢宁德李老师,高先生,

使我这李拔“迷”最终能亲眼见到“鹤翥鸾飞”。

 

转载2013.05.28宁德晚报的报道(姓名改网名):

福州宁德两地驴友集结寻访 鹤翥鸾“飞”,我们终于找到了!

寻“鹤翥鸾飞”见报了(47)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李拔题刻“鹤翥鸾飞”重现真容。

寻“鹤翥鸾飞”见报了(47)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65岁的网名方世尧步伐依然稳健。

寻“鹤翥鸾飞”见报了(47)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古道上的多数屋舍已荒无人烟。

寻“鹤翥鸾飞”见报了(47)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驴友合力清除覆盖于石壁上的植被。

寻“鹤翥鸾飞”见报了(47)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两地驴友在“鹤翥鸾飞”的题刻下方合影留念。(从左至右依次为:林志阳、囊邮斋、高翔羽、李剑平、方世尧、穆睦、三人禾-小客。)

福州、宁德两地驴友汇合,在向导李剑平的指引下,记者与驴友一路随行,沿古道攀登,经过近3小时的徒步寻访,记者与两地驴友共同见证了谜底揭开的一刻!

上月末,宁德晚报网事版曾简要回顾了白鹤岭古官道的历史,其中,清福宁郡守李拔的题刻“鹤翥鸾翔”尤为引人注目,福州等地的诸多驴友曾多次慕名寻访,但始终无果。市民方世尧甚至致信时任市长郑新聪,希望市长委托相关部门帮忙寻找,即便如此,也难觅该题刻的踪迹。

但报道刊出后不久,蕉城市民李剑平便向记者提供了重要线索,这让后续事件有了喜人的进展。

【缘起】

福州市民三寻题刻无果

宁德教师提供重要线索

4月24日,宁德晚报曾刊发《网友寻踪:白鹤岭古官道》一文,文中透露了清朝福宁郡守李拔的题刻“鹤翥鸾翔”经多方寻找但始终无果的信息,并希望借助读者的力量共同找出遗址所在。

报道刊出两天后,蕉城市民李剑平便致电宁德晚报,向记者提供了重要线索。李剑平是宁德一中的退休教师,这位教化学的老教师,自2006年退休后,就“转行”研究起了地方历史。

“隔行如隔山”这句话用在李剑平身上显然不太恰当。退休后,李剑平每逢周末等闲暇时间,便会带上相机,四处“转悠”,寻访古迹,他也因此与白鹤岭古官道结缘。

记者在宁德市政府网站找到市民方世尧给时任市长郑新聪的留言时,还无法与方世尧取得联系。经过多番查找,记者了解到,蕉城区旅游局是受理这则留言的经办部门之一,通过蕉城区旅游局的介绍,记者联系上了方世尧。

出人意料的是,这位给市长写信、痴迷于李拔题刻的历史爱好者,竟是福州市民。方世尧现年65岁,虽已年迈,但热情不减。

清福宁郡守李拔在乾隆二十六年调任福州知府兼理海防知府。李拔重文化,好题刻,福州、宁德两地,李拔所到之处,名胜古迹多留有珍贵的题刻碑文。为寻找李拔的这处题刻,2012年2月、6月和8月,方世尧前后三次寻访,皆失望而归。

得知有重要线索后,方世尧与李剑平进行了交流,两人一拍即合,当即决定,选个日期,共同找出题刻所在。

在方世尧的联络下,福州驴友三人禾-小客、穆睦、囊邮斋及宁德驴友高翔羽也加入了这支寻访的队伍。

【追踪】

福州宁德两地驴友集结

随行探访苍茫古道之美

5月19日,记者与福州、宁德两地驴友一行共7人,在李剑平的带领下,徒步穿越白鹤岭古官道。我们的队伍中,李剑平、方世尧、三人禾-小客都已年届六旬。

从灵秀山庄旁取道而上,平整的水泥路两侧,分布着民居、工地和新开发的楼盘,高楼林立、车水马龙,全然一副现代化的热闹景象。继续前行,水泥路到头了,悄然间,一条古朴的石道于眼前铺展开来。

这便是新世界与旧世界的分界,一山之隔,只消一级台阶,便活脱脱的把你带入古人曾踏足的地界。这条回响了近800年足音的古道,藏于闹市之中,隐于茂林修竹间,崎岖蜿蜒,斗折如蛇形,让步入其中者有恍若隔世之感。

杜鹃、柳杉、古榕、瀑布、题刻——这些都是古道不容错过的景观。徒步穿越其间,一路山岚四起,竹林清风、松涛阵阵、啁啾鸟鸣环绕耳畔。

行至山腰,远眺南漈山麓,被誉为宁川十景之首的“南漈飞淙”横于眼前,瀑布洁白如练,飞流直下,美不胜收。行走途中,偶有山涧、清泉流过。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,加之一路烂漫山花的点缀,颇有“掬水月在手,弄花香满衣”的意境。

“海鹤雄关”、“青天海宴”、“海阔天空”、“仰观俯察”……散落于古道上的十余处题刻碑文,虽历经风雨侵蚀,部分已难辨真容,但豪迈的字迹之间,依稀可见其不凡的气度。

“我入闽中路,山唯白鹤高。振衣千仞上,万古几人豪。”这首诗文刻于一处被落叶覆盖的巨石之上,李剑平说,这首诗歌充盈着一股超凡的豪气,因此备受宁德文人的推崇。

行过里许,土地平旷处,村舍俨然。一只成年的黄狗正慵懒的躺在门边的空地上,屋主人斜靠木椅,半合双眼,陶醉的享受着微醺的阳光。屋主人名叫陈德绿,今年刚满60岁,他是这座山头唯一一位还留守在山间的村民。

陈德绿是个单身汉,打小便生活在大山里,虽然兄弟几个早已搬下山了,但他依然独守老屋。山间岁月长,陈德绿却耐得住寂寞,平时种点小菜,自给自足,过个十天半个月需要补给时,他才动身下山。

【发现】

题刻隐于峭壁藤蔓丛中

另一处新发现令人惊叹

“马上就到了,你们要找的李拔题刻,就在前面!”李剑平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峭壁,兴奋的向大家公布这则“喜讯”。经过近3个小时的跋涉,驴友们接近目的地时,已临近正午,众人笑逐颜开,不约而同的准备好相机,恨不得立刻捕捉下这“历史性”的一刻。

但,这处被惦记多时的题刻,不会如此轻易的就展露真容——根据现场观察,李拔的题字被刻于峭壁之上,峭壁已经被疯长的藤蔓覆盖,要拨开这丛厚实的藤蔓已属不易,而且,题刻离地约5米,这更增加了些许难度。

正在商讨对策之时,宁德驴友高翔宇戴上石棉手套,借助缠绕的藤蔓徒手攀援而上,福州驴友三人禾-小客见状,爬上借来的木梯,在下方协助高翔宇。高翔宇一手紧握藤蔓,一手举着镰刀,大刀阔斧般的清理藤蔓。三人禾-小客随后接过镰刀,将高翔宇下方的藤蔓逐一清除。

一层层障碍物被陆续拨开,三人禾-小客接着用清水将石壁上的黏土洗净,一个个方形汉字终于重见天日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“飞”字,自左而右,“鸾”、“翥”二字依次显现,潮湿的石壁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醒目,当“鹤”字出现时,众人齐声欢呼,相机快门闪烁不停。

原来,被一些人误传为“鹤翥鸾翔”的题刻,其真容实为“鹤翥鸾飞”。更令众人喜出望外的是,高翔宇在李拔题刻的上方,又发现了一处碑文。

这个新发现也让李剑平颇为意外——李剑平也算是这条古道的“熟客”了,他虽知“鹤翥鸾飞”的遗迹所在,但这处遗迹上方竟“另有洞天”,令他这个“熟客”也啧啧称奇。

这处新发现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历史故事?受制于时间所限,驴友们决定,等下次前来寻访时,再一探究竟。

“这块鹤翥鸾飞摩崖石刻对白鹤岭景点来说是不可缺失的,对宁德地区研究清乾隆时期的历史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希望地区有关部门要重视爱护。福州博友在博客发文后反响强烈。”返城后,方世尧通过电子邮件与记者进行了交流,方世尧说,不少福州的驴友计划秋天再次登白鹤岭,清理杂草,并带上红漆给题刻描红。(林鹏浩/文林志阳/图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