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i.delai 的博客

多点人生经历,多点享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摩崖石刻“俯视一切”【一九一】  

2013-05-23 16:14:30|  分类: 我的驴行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登宁德白鹤岭,小道上有块摩崖石刻“俯视一切”,位置很明显,

最少我三趟路过都有拍些照片,

这字怎麽看都象小学生写的样子,这里面耐人寻味。

当然那个年代能刻在摩崖上都是有来头的。

我的驴行生涯--摩崖“俯视一切”【一一零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摩崖“俯视一切”【一一零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康熙戊寅菊月吉旦

是指康熙三十七年(1698年)秋天9月这时间,

我的驴行生涯--摩崖“俯视一切”【一一零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5月19日我们登白鹤岭时,又来到这块摩崖石刻前,宁德的李老师笑笑向我们介绍说

这块摩崖石刻字题的不怎样,他曾当过宁德县令,

听说县令这官是用钱买来的。但这人还是好人,为宁德人所爱戴。

回家后我将所拍照片翻了翻,原来是汪大润所题, 

汪大润 河南大治人,康熙三十三年至四十年(1694--1701)任宁德知县,贡监。

一般县令都是2年以上,4年以下为一任期,他在位8年。

从在县令这位置时间看,跟传说捐俸禄修白鹤岭古官道有关,现在还有块公德碑立在那里,“康熙戊寅季夏吉旦 恩主汪侯捐俸重修官道功德碑 ”,朝廷看他这样管理一方臣民,献俸禄修路做好事,所以安抚多做一任知县了,我这样猜想。

应该说在封建社会,能有这种思想境界的人不多。

如果为官无私,当然可以“俯视一切”了。虽然字写的不怎样,题个摩崖不为过。

从落款时间看,他是在第二任期1698年秋天题的。

附带说一下郡守李拔来此是1759年的事了(相隔50多年)。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摩崖“俯视一切”【一一零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 据网上资料介绍“据省历史学会常务理事、宁德师范学院政教系主任、教授林校生撰文记录,其1998年于上距白鹤岭口七百一十级阶磴的地方,在里侧崖壁的下部寻找到一方题刻,长约三尺多,宽近二尺。上书三行竖排内容:“康熙戊寅季夏吉旦 恩主汪侯捐俸重修官道功德碑 侯讳大□□□合邑绅衿子民同立”据其判断,此碑刻当和居官宁德的汪大润有关。

  汪大润在宁德居官,县令,政绩甚丰,主持多项公益工程,生怕扰民,情愿捐献出自己的俸禄,无怪乎深得民众拥戴。可惜,“遗爱祠”早已毁绝,“合纪”其建观、修路、浚湖三大政绩的石碑也已荡然无存,而今只留下岭边这草草刻书的修路“功德碑”。

  康熙年代造路技术落后,工具简陋,开山劈路,难度甚大,往往只能先粗粗草创,而后随行随修。白鹤岭官道在汪大润主持整治前后,也屡有修缮。”

原来买官是明清两朝代都有的,有的是买个头衔,有的买个小官。捐出来的钱作国家财政收入。

作为汪大润家族花钱买个县令给他当,所以跟考进士这些读书人是不可比的,可能文化程度不高,字就写的差了,

他在当县令间还能贡献俸禄修路,当然“深得民众拥戴”。

这次登白鹤岭总算将“俯视一切”弄个明瞭了。

 


附有关宁德白鹤岭资料:

古官道:

白鹤岭官道:十里古磴兴废事宁德历史文化之历史痕迹

  

 

  官道虽已“作古”,但静寞的山道仍强烈地让人感受到历史的沧桑。

  

 

  虽然地面亭宇早已只留残迹,但镌刻在石壁上的石刻却永久的留存下来。这是古道边上的刻有“仰观俯察”摩崖石刻。

  古官道档案:蕉城区白鹤岭古官道是宋宝庆年间(1225~1227年)铺设的一条省际古道。石阶层叠,盘山而长,长5公里,宽2~2.5米。由罗源叠石入境宁德界首,过白鹤岭直抵蕉城区西门。1955年104国道修通后,白鹤岭道仍为宁德岭头三行政村(岭头、叶厝、田中)和罗源河洋等山区临近村民来往于宁德城关的主要通道。

  (记者 周晓京 文/图) 古道幽幽,巨树参天,摩崖石刻星布其间。从宁德蕉城西南角的南漈公园出发,经罗源到省城福州有一条始建于南宋宝庆年间(1225~1227年)的石磴大道,名曰白鹤岭古官道。

  这条全长约5公里、几乎由石磴层层累砌而成、宽约2米的古官道是过去宁德通往外界的主要通道,据称为南宋末期颇有争议的宰相丁大全所修。700多年来,悠悠古道,洒过挑夫的涔涔汗水,留下失意文人的嗟吁咏叹,更见证过朝末动荡的兵匪之乱。

  700多年后的今天,古官道与它的故事逐渐湮灭在了芳草之间。而过去承担通县道路的官道,则成了民众登山踏青之途。而其间所含沧桑历史,除了少数一些本土历史研究者及文化人士之外,细知者业已不多。

  近日,记者重踏古道,以探寻那片沧桑的历史烟尘。

三条古道 白鹤岭道最便利

  “白鹤岭古官道”由南漈公园右侧直上,可到城西白鹤岭垭口。这条古道就是古时由宁德通往省城福州的重要通道。

  据古官道经过的半岭村村民介绍,从上山到岭垭口,全程有三千八百多个石阶。旧时的古道,两旁古木参天,而到现今只剩残留的几棵,但仍隐约可感知历史的沧桑。

  此道当开于南宋末期。清·乾隆版宁德县志载,南宋末宰相丁大全曾任宁德县主簿(宝庆间,公元1225~1227年),期间“开辟白鹤岭路”。不过,另据有关资料表明,在“开辟”之前,白鹤岭已经有山道通行了。

  比丁大全早六十多年任宁德主簿的陆游曾在其所书《宁德城隍庙记》中写道:“双岩、白鹤之岭,其高摩天,其险立壁,负者股栗,乘者心惮”。由此可看出,在此之前,白鹤岭早已有一条极其险峻的山道,路上有“负者”,也有“乘者”,表明已经有乡民往来和运送物质了。但白鹤岭道真正成为官驿大道,则是丁大全“开辟白鹤岭路”之后。

  而在白鹤岭官道开辟之前,由宁德通往省城福州的主通道则在“南路”———“朱溪古道”。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卷四有“予为福州宁德县主簿,入郡,过罗源县走马岭”诸语,有关人文历史研究者认为,他入郡到福州,走的只能是由二都朱溪翻越飞鸾岭到罗源的旧道。

  700多年之前,宁德县城往福州的陆路通道是固定的。即由县城出发,到邻县罗源,再达连江县境,此后直抵福州城。但不同时代,这大约二百余里的道路上,多有歧路。仅从宁德城关出发,自古以来,就有数条隘口道路翻越罗源与宁德之间的界山。一是飞鸾岭道,一是翻越“福源岭”(今凤凰山)的岭道,再就是“开辟于”南宋时的白鹤岭道。这三条道,皆通罗源县城郊外的“护国乡”,就是今天罗源郊外的起步镇区域内。

  由于飞鸾岭道路程比较长,翻越凤凰山(旧称“福源岭”)的“朱溪旧道”则路途艰险,都不如白鹤岭来得平缓。

 

壮年“三爷” 力排众议开通途

  谈及白鹤岭古官道,丁大全是不得不说的。丁大全是何时在宁德任职,在正史中没有提及,但据乾隆版《宁德县志》记载:“丁大全,镇江人。先为萧山尉,宝庆间(1225~1227年)任。”也正因为丁大全任职是在四十八岁中进士之前,所以鲜见于正史记载。

  丁大全在宁德所担任的职务———主簿,是主管文书一类的官员,相当于现在的县政府秘书。地位仅次于知县与县丞,位列第三,故被后人称为“丁三爷”。莅任宁德间,他正值壮年,敢于拼搏,为宁德县做了件大好事:开辟白鹤岭道。

  这可不是一项普通的工程。“宁德为邑,带山负海。双岩、白鹤之岭,其高摩天,其险立壁……”

  由于特殊的地理情况,宁德出境的道路都是迂回盘旋,行走不便,“南路”由于路程较长,使用极为不便。丁大全莅任以后,经过实地勘察,力排众议,克服资金等困难,募工开辟了著名的“白鹤岭道”。这条道路建成后,大大缩短了宁德通往福州的路程,方便了来往的客商以及宁罗两县的居民。

  然而,因为后来的丁大全名声不好,“白鹤岭道”自修建以来,颇受非议。明嘉靖十三年(1534年),知县叶稠弃白鹤岭官道,复开南路;而时任云南道监察御史邑人陈褎在《募开南路记》中就指名道姓的说开辟白鹤岭路“是皆丁主簿之奸谋。”

  不过,便利的交通,使它仍成为民众共同的选择。而正是这条路发挥的重大功能,作为外地人的宁德训导刘家谋在《鹤场漫志》中替丁大全说了一句公道话:“议者谓(白鹤)岭路直射县城,有伤文运。然宝庆(朱溪)旧路废后,终宋朝尚十进士,而阮登炳且大魁矣。元一朝三进士,明一朝二十一进士,理学如陈自新、韩古遗、陈褎;忠义如阮宗泽、崔世召、陈昌胤;宦绩如陈宗孟、林聪、左浚;文学如林保童、陈褒、龚道,皆蔚然可观。”又说,“而嘉靖始复旧路,历二十七年。崇祯再复,历四、五年,无登甲乙科者,盛衰之故讵系一路乎?”

  刘家谋以史学家的眼光,透彻鲜明的笔调,通过正反对比,抨击封建顽固保守思想,对丁大全的历史功绩予以肯定,还历史一个真实面目。

 

巴结排挤 奉迎有术官至宰相

  宁德县(今蕉城区)自五代唐长兴四年(933年)建县以来,已有一千多年历史,其间任职宁德的外籍人员也有数百人之多。这些地方官员中,不仅有文人学者,比如陆游、闵文振;也有官至极品,像宋棐、曹辅以及丁大全。

  在宁德留迹的历史名人,多为流芳千古的,但丁大全却是个例外。记者通过查阅有关资料,还原了这位颇具争议的高官。

  据史料记载,丁大全(1191~1263年),字子万,江苏镇江人。“生时有异相,面呈兰色,令人不寒而栗。”嘉熙二年(公元1238年),他中了进士,被调任萧山尉。由于丁大全奉迎有术,极力巴结倍受宋理宗宠信的内侍卢允升、董宋臣,平步青云,升职为大理司直、添差饶州通判。

  “入为太府寺簿,调尚书禁监所检阅江州分司,复兼枢密院编修官。拜右正言兼侍讲,旋即改为右司谏,拜殿中侍御史。”荣登显职后,丁大全极力排挤宰相董槐。董槐被排挤后,又晋升为右谏议大夫、端明股学士、签书枢密院事,封丹阳郡侯,进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。宝祐六年(公元1256年),拜参知政事,同年四月,拜右丞相兼枢密使,进封国公。

  丁大全巴结阎贵妃,与马天骥专恣用事,朝野上下岌岌可危。时有“阎马丁当,国势将亡”之说。丁大全还任用党羽,陷害与排挤了程元凤、徐俨夫等大臣,把持朝政,怨声载道。开庆六年(公元1259年),蒙古军队攻打鄂州(今湖北武昌),中外震动,边关报急的文书传到朝廷,丁大全隐而不报,以致战事日益转向不利。在大臣们交章弹劾之下,宋理宗将之一贬再贬,最后被发配到海岛。船过滕州(今属广西)途中,被押解将官挤入水中而亡。

  丁大全一生被指作恶多端,误国殃民,寡廉鲜耻,贪财好色,可谓“五毒俱全”。但奸臣并非天生就是奸臣,丁大全初入宦途,也着实为百姓办了一些好事实事。

  

悠悠古道 深沉厚德昭古今

  700多年风云,在这条古道上留下了诸多历史痕迹。不过,能留存至今的业已不多。

  据资料介绍,岭径上下,盘旋直上白鹤峰,旧有“接官”、“御风”、“跨鹤”、“骖鸾”等5亭,如今只有遗迹残存。另有明人徐用检的“海阔天空”,民国许世英的“白鹤”,以及“海鹤雄视”、“鹤翥鸾翔”、“沧海一粟”、“天清海晏”等摩崖题刻,浑劲凝重。沿石磴道向南峰顶,有3座始建于宋代的古刹。

  据省历史学会常务理事、宁德师范学院政教系主任、教授林校生撰文记录,其1998年于上距白鹤岭口七百一十级阶磴的地方,在里侧崖壁的下部寻找到一方题刻,长约三尺多,宽近二尺。上书三行竖排内容:“康熙戊寅季夏吉旦 恩主汪侯捐俸重修官道功德碑 侯讳大□□□合邑绅衿子民同立”据其判断,此碑刻当与居官宁德的汪大润有关。

  汪大润在宁德居官,政绩甚丰,主持多项公益工程,生怕扰民,情愿捐献出自己的俸禄,无怪乎深得民众拥戴。可惜,“遗爱祠”早已毁绝,“合纪”其建观、修路、浚湖三大政绩的石碑也已荡然无存,而今只留下岭边这草草刻书的修路“功德碑”。

  古代科技落后,工具简陋,开山劈路,难度甚大,往往只能先粗粗草创,而后随行随修。白鹤岭官道在汪大润主持整治前后,也屡有修缮。

  嘉靖四十二年(1563年),因倭乱再废。崇祯三年(1630年),庠生杨文炳等以“青鸾既变,士气不扬”为由,堵塞岭路,时任湖南桂东知县的邑人崔世召闻讯,欣然命笔《闻南路复开志喜》。随后不久,白鹤岭后村民向省衙控诉成功,县令杨定国奉命重修此道。此后至民国时期,此岭道一直是省城连接闽东各县的主要陆上通道。2006年,岭头三村公路修通后,白鹤岭道仍为邻近村民所利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