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i.delai 的博客

多点人生经历,多点享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  

2011-06-04 17:45:27|  分类: 我的驴行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,前两年路过拍了张吉庇路的路标,现在这路标没了,换成吉庇巷了。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新路标原来还是吉庇路,后来不知谁想了想叫吉庇路不妥,变成三坊七巷少了一巷,

明代后改名吉庇巷,也曾纪念郑性之名为“及第巷”

实际吉庇路在民国初期就改了,一直沿用到现在,客观那条路不能用巷来称呼。

吉庇路改巷字在路标上还能见到痕迹(2009年又改巷了)。

再过10来年我这两张照片应改成经典了。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三坊七巷: 三坊七巷是福州市南后街两旁从北到南依次排列的十条坊巷的简称。向西三片称“坊”,向东七条称“巷”,自北而南依次为:“三坊”衣锦坊、文儒坊、光禄坊,“七巷”杨桥巷、郎官巷、安民巷、黄巷、塔巷、宫巷、吉庇巷。

说起吉庇巷不能不提一个人,郑性之

福州的民俗相传,十二月廿四日,祭送灶君上天,每家必备祭礼,叫祭灶。

  在福州安泰桥西北侧,福州话当时叫“桔皮巷”,因巷居住着宋代首辅郑性之,被人恶意叫为“急避巷”。

  郑性之(1172—1255),字信之,初名自诚,号毅斋,曾受学于著名理学家朱熹。传说郑性之未出仕时,家里贫穷,没钱买礼祭灶,遂在肉店的屠夫之妻赊欠一块肉回家准备祭灶,屠夫回来知道这个事后大怒,跑到郑性之家中,把正放在锅中煮的肉拿回来。当晚,性之无物祭灶,便画一马并题诗其上,然后焚烧掉,以祭祀灶君,诗云:“一只乌骓一只鞭,送君骑去上青天。玉皇若问人间事,为道文章不值钱。”

  嘉定元年(1208)中进士第一名,状元及第授承事郎。曾任签书平江军节度判官,因他为人秉公,郡守王介很器重他,没有叫他做繁琐的吏事,性之却主动做起他该办的事。他在为江西安抚使时,请假归里,监司郡县迎侯接待,过去的那个屠夫的亲人风闻郑秀才为官回来,便叫当时讨回猪肉的屠夫赶快躲避,以免惹出麻烦,当地老百姓更怕得罪官贵,奔走趋避。因此把“桔皮巷”改称“急避巷”。

  端平元年(1234)拜吏部侍郎,性之经常关心百姓疾苦,看到江淮百姓因年年防边,深困籴买工役运输之苦,便向朝廷进奏:“今欲经理中原,亦当宽江淮之民,彼困于籴买工役运,为沿边郡县官吏谋求殆尽矣。愿陛下需然之。诏以镇之论风,历巡帅稍宽科条,为国家爱惜根本,天下幸正!”

  夏天,性之又升为端明殿学士。端平二年,(1235)知枢密院。端平三年(1236)拜参知政事。这时,淮东总镇吴渊入朝奏事,被御史唐 劾奏,理宗要留吴渊在朝,郑性之密言不可。唐 怀疑性之庇护吴渊,于是便劾奏性之“宽懦多私”。唐 原系性之的学生,唐 被提拔和选入御史台重用,都是郑性之举荐的。唐 的劾奏,在朝廷内引起议论纷纷。但性之从容不为自己辩解,反而说唐  “孤忠直言,所说正是我身上的毛病的要害所在。”事后,唐 经常对人说:“郑公雅量,吾非常后悔自己的劾奏太轻率。”

  嘉熙元年(1237),郑性之升任资政殿大学士知绍兴府浙东安抚使。

  因郑性之为人宽厚,德高望重,他所居住的巷口还立有“耆德魁辅坊”,表彰他德高望重,高风亮节和担任首辅的荣誉。

  性之尝游朱文公之门,居官所至有贤闻宁肯为是耶?窃意性之尝登进士第一人。大家又把它改称为:“及第巷”。后来又改称为“吉庇巷”。

  郑性之回福州十余年,改建府第,宝 三年(1255)卒,年八十四岁,葬长乐三溪八都阮山(即笔架山),赠少傅,谥文定。有《端平奏议》、《宋编年备要》传世。夫人潘氏,子德起,宋嘉定十六年进士。

  性之神道于江田镇三溪村,原有翁仲二对,石兽三对,列为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 

当时看到这段描述很惊讶,尤其是那段诗:当晚,性之无物祭灶,便画一马并题诗其上,然后焚烧掉,以祭祀灶君,诗云:“一只乌骓一只鞭,送君骑去上青天。玉皇若问人间事,为道文章不值钱。”

还听说过一个传说,说郑性之当时很苦,结婚后夫妻两人仅穿一条裤,郑性之外出,妻子就没裤子穿,躲在家里,邻里二流子趁机在他家门口敲门,哈哈,这段传说在吸引人的想象力吧。

前天老年大学摄影班倒双抛桥拍景,现在那里变化越来越大,现代元素太多了,可看之处对我们上年纪的人来说不多了。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我的驴行生涯--偶尔拍到的照片也算经典【八十四】 - yi.delai - yi.delai 的博客

 

从我角度来说,我觉的只有“喜舍”,“读书至乐”两块牌匾还值得一看。还拍的一些照片只能作为摄影作业上透视几何用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